热门搜索: 人物 油画 客厅装饰画 黑白装饰画 餐厅装饰画 抽象装饰画
您目前的位置:PK10投注 > 挂画常识 > 展览信息 > 正文
“庶人心水”陈坚樵书法作品展
\

展览城市: 广东 - 佛山
展览时间: 2015-05-23~2015-06-03
展览地点: 顺德艺术展览馆 
备  注:承办单位:顺德艺术展览馆、德懿文化传播机构

        “真力弥满白纸间,万象在旁舞翩跹”化自司图空《二十四诗品•豪放》之“真力弥满,万象在旁”,在下之所以画蛇添足地加上“白纸间”和“舞翩跹”,其一,纵观陈坚樵先生之书法作品,以白纸黑字为主,从不玩花样;其二,先生之书法代表作品多为草书,飞扬跋扈,纵横捭阖。
 
        面对陈坚樵先生个性张扬、“具有非凡的视觉冲击力”、“很高的辨识度”(顺德画家岑文语)的书法作品,除了震撼,更多的是无语。也就是说,在现场,你很难用某些形容词准确地表达出先生书法之绝。在把自己融入陈先生书法“万象”中之一物的无语中,司图空对诗之豪放的诠释“真力弥满,万象在旁”,倒十分贴切地道出了先生书法之绝妙——艺术是相通的。
 
        是的,艺术是相通的,诗书画一体之境界自古至今沿袭,所不同的是,其精髓已多有失传,浮躁和功利正在日益入侵诗书画一体的纯净领地。此世此时,能若陈先生般坚守艺术操守,虔诚而低调地在艺术高地,进行着高处不胜寒式的升华之艺术家,已经凤毛麟角。
 
        陈坚樵先生是诗书画一体的艺术大家,只是由于其书法的成就高于诗和画,人们一般只称其为书法大家。事实上,诗书画一体是一种境界,是优秀作品无法剥离的三个组成部分,而不是诗人、书法家和画家三种身份的集合。
作为一门艺术,尤其是让方块字这“魔方”活起来的书法艺术,它不是写字,而是演绎,是将文字的内涵场景式地再现,因此,书法的最高境界是“技进乎道”。老子曰:“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陈坚樵先生的书法,便是天人合一的情感宣泄。
 
        “把情绪留在白纸上”,是陈先生常说的书法创作真谛,也是对书法之天人合一的践行。赏坚樵先生之书法作品,便犹如进入一个个万象俱在的现场,其亦书亦画之书法,是将一个个汉字具象,构筑着大自然的万物万象,如书圣王羲之所云:“每作一戈,如百钧之弩发;每作一点如高峰坠石;每作一折,如屈折钢钧;每作一牵,如万岁枯藤;每作一放纵,如足行之趣骤,节奏自见。”
 
        作为书法大家,陈坚樵先生篆、隶、楷、行、草诸体皆精,而其书法最多的表达是草书。因为作为一种创作,一种情绪的迸发,草书是最好的挥洒。
 
        先生之草书奇峻雄浑、大气磅礴,天马行空,如鬼斧神工,浑然天成。今多有书家书草书时,以字与字之间的“连”为“狂”,为“连”而“连”。陈坚樵先生则不然,字与字之间该“连”则“连”,不该“连”则不“连”,而这,才是草书之要义:“连”不是笔“连”,而要意到,意不到,为“连”而“连”,就成了杂乱纠缠之藤蔓;意到,则如集结之军队,每位将士单个站立,整体却是行动一致的千军万马,或如自然之万物,看似独立存在,若即若离,却相生共息,浑然一体。这是先生书法让人着迷之处,也是其书法艺术让许多书家难以望其项背之高超境界和价值。
书画一体在当下正被一些低俗之徒扭曲和玩弄,一些以“画”和“形”为主的字的出现,正在被包括所谓的名家的糟蹋。陈坚樵先生的书画一体,并不仅仅因为他同时是一名画家,有着国画的笔法技艺(这是技术层面的“一体”),而是他以无招胜有招的神奇笔法,将所书的一个个文字唤醒,让它们行走于其本身携带的语义的原初领域(这才是艺术层面的“一体”,且是真正水乳交融的“一体”)。
 
        真正的书画一体,源于书家的文化品位和艺术修养,由其学养、修为、品德、气质和人格决定,非刻意为之所能达,而是书家综合素养的自然流露。今人所临摹之书法,多为古代文人的性情之作,如王羲之的《兰亭集序》,原为一帮文人高士于会稽山兰亭雅集,与会者临流赋诗,抄录成集后,由王羲之现场作序。结果,人们往往忽略了其即兴所作之美文,《兰亭集序》之书法却成了天下第一行书之典范。这就是无招胜有招,功到自然成。
陈坚樵先生自幼饱读诗书,研习书画,对古典诗词以及书画技艺有着很深的造诣。正是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浸濡下,先生胸有丘壑,虚怀若谷。对大师一说,先生认为,大师不是一种称谓,而是一种贡献,唯有在对传统传承的基础上创新,推陈出新地延续传统,才能有个人的创造,没有个人的独特创造,是成不了大师的;而谁是大师不能由当代人说了算,要经过历史淘洗,得由后人评判。
这就是真力弥满,万象在旁。